返回

第五章 大宋的日常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paoshuzw.com
    第五章 大宋的日常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原来是思文兄,子玉兄!”

    黄尚转过身,就见两个学子策马而来,也高声回道。

    在古代,直呼一个人的姓名,是大不敬,甚至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名讳名讳,为什么“名”之后要加个“讳”字,就是忌讳的意思。

    黄裳表字晟仲,晟是光明、兴盛之意,仲是居中之意,取这个表字,可谓期许甚大。

    来者两人,一名叫刘易,表字思文,另一位叫陈升,表字子玉。

    他们的马匹都是自家豢养,比起黄尚租来的要神骏许多,很快来到身前,问道:“黄晟仲,我们的书,你可誊写好了?”

    黄裳家中贫寒,能居住在开封,哪怕日子过得拮据,也是需要不少钱钞的。

    钱钞哪里来,只能勤工俭学,替其他学子抄书所用。

    实际上,能付得起钱抄书的,家境都很富裕,看上的其实还是黄裳的字。

    读着如此漂亮的三馆楷书,耳濡目染,以后进考场时,多少能得到些提升。

    字是很重要的,考官的第一印象就来自于字。

    黄尚点头:“已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易听了大喜,赞道:“那太好了,我就喜欢看你誊写的书,铁划银钩,端正得就像刻出来的般,若不是知道你穷,我险些以为你是崇文院出身的了!”

    陈升听同伴这么会说话,有点不好意思,赶忙换了个话题:“晟仲,吃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黄尚笑笑:“正要去。”

    刘易大大咧咧的,只是看不起穷人而言,也没有什么更大的坏心,闻言道:“同行同行!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东十字街南的桑家瓦子,下了马,挤入人流。

    桑家瓦子这名字很古怪,其实就相当于古代的万达广场。

    里面说书唱戏、耍杂卖艺、相扑影戏、杂剧卖鲍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前去,从早到晚人头攒动,场面异常壮观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瓦子,也是因为玩闹之徒忽聚忽散,犹如砖瓦。

    来者瓦合,去时瓦解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还挺确切。

    不过档次嘛,显然不会多高。

    刘易指明一个铺子:“请两位赏脸。”

    黄尚和陈升坐下,刘易一边点菜,一边点评。

    他是读过许多杂书的,又是个标准的吃货,根据菜谱,不断延伸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paoshuzw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